你的当前位置: 首页 > 浙江新闻

温州女企业家被同居男友拳击身亡,6岁女儿目睹经过

时间:2021-11-24 来源:浙江热线

一年前,妹妹郑陈梅被同居男友杨观宝摔跤头部,摔倒昏倒,当日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。

今年初,浙江苍南县法院得出一审判决,确认杨观宝犯故意伤害罪,判处有期徒刑十年。

在拒绝接受潇湘晨报记者采访时,受害人家属回应难以拒绝接受,称之为被告人有故意拖延治疗、藏匿凶器的指控,应以故意杀人罪有期徒刑,因此已驳回裁决。

温州女企业家被同居男友拳击自杀身亡,6岁女儿亲眼目睹经过

受害者方二审代理律师周兆成称,本案有两个关键疑点:1.被告人为何没及时拨打救护电话?2.受害人身上有血,被告人涂抹不道德,是在积极医治还是在故意破坏现场?

记者了解到,温州中院原本定于本月17日二审开庭,但又临时通报延迟,明确时间另行通知。

01

合伙

郑陈梅和杨观宝均是浙江苍南县人,一审判决书显示,两人是同居关系。

郑清说道,妹妹是1973年生,前些年因为进美容院、投资等赚到了些钱,经济状况在当地相当不俗,同村人的评价大多是“长得又可爱,又能干”。

在一次同学聚会中,妹妹遇见初中同学杨观宝,后来两人筹办了酒席、拍了结婚照,并且也育有孩子,只是纳闷为何没有领证。

她说道,妹妹和杨观宝合伙进公司,后来因妹妹有别的投资工作,经营主要转交杨观宝。

天眼查显示,该文化用品公司注册资本100万,正式成立于2010年12月,法人代表为杨观宝,和另一股东郑陈梅和各占到50%的股份。

再后来杨观秀重新加入,他是杨观宝的哥哥,变为三人合伙。

被告人杨观宝供述表明,他和郑陈梅都是“二婚”,“结婚五年多了,之前感情都是挺好的。”

杨观秀证言表明,“杨观宝和郑陈梅实际上是夫妻关系,只是没办理结婚证,刚开始关系还是很好的,生育有一女儿。”

0 2

争吵

一审法院查明,2018年以来,杨观宝和郑陈梅时常发生争吵。

杨观宝供述,是因其经商把家里的钱亏了200多万,郑陈梅要管财务,因此发生了不愉快。

杨观秀指出,是杨观宝花了180多万,为公司购买了一批有问题的机器,致180多万的钱被骗。

他说,“2018年底左右,杨观宝和郑陈梅为经济上的事大吵一架,听闻杨观宝当时拿着菜刀,在砧板上敲了一下,郑陈梅吓得报警。”

在他看来,郑陈梅一吵起来乱骂,而杨观宝就算生气也就说几句。

但是,这些说词在另一方看来却并不是那么回事。

郑清称之为,购买的机器有问题,是妹妹发现的,并且,经过清查,还发现公司账目恐慌。

“于是妹妹明确提出给她150万,她从公司解散来,或者她给杨观宝150万,他和他哥哥从公司解散来,但对方未同意。”

0 3

凶案

尽管有些摩擦,但是经过协商,双方还签订了一份协议,具体郑陈梅为公司财务经理,并制订涉及公司资金使用规则。

当众人以为这场风波已过,日子要逐渐好转的时候,不到一个月,忽然传到噩耗,郑陈梅死了。

记者注意到,苍南县检察院指控信息显示:

2019年3月20日晚10时许,被告人杨观宝在苍南县家中,再次因家庭琐事与被害人郑陈梅发生争吵。

争执过程中,杨观宝用拳头敲击郑陈梅头部,致其摔倒在地昏迷,但未及时拨打急救电话直至郑陈梅昏倒半小时后,才在赶来的家属会见下将郑陈梅送医救治。

当日,郑陈梅在医院抢救无效丧生,经法医鉴定,其头部的外伤、情绪急剧波动等情况可所致其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发作丧生。

次日凌晨,公安机关接警后,在龙港龙城中医院抓捕在现场等候的杨观宝。

一审时,审理机关当庭索取证据,并指出被告人杨观宝的行为已触犯刑法,应该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刑事责任,而其明知他人报警,仍在现场等候抓获,且如实供述罪行,系由自首,可从轻惩处。

0 4

辩解

被告人杨观宝对起诉书指控事实无异议,但辩称当时被害人被打晕倒在地,其在紧张的情况下,首先打被害人姐姐和姐夫的电话,因没有接电话,才打被害人哥哥的电话,后来电话120电话。

后把被害人放到电视前的海绵垫上放追,开始急救,擦人中,拿热毛巾滚身体等。

他的辩护人明确提出,对本案定性有异议,称应该以定过失致人死亡罪。

首先,虽然夫妻双方近两年关系不好,但是没有伤害对方的故意,当晚被害人睡觉后主动到书房与被告人发生争吵,被告人为了避让已经主动一个人来到客厅,想之后争执。

后因被害人持续辱骂而反击,在被害人倒地之后没有继续击打,而是积极救助,从法医鉴定分析,没痕迹,说明被告人不道德有节制、有抗拒。

被告人没把被害人消灭的故意,即使当时用拳头打伤被害人两次,目的也是为了推开被害人或者属于生活上轻微殴打的意思。

关于未及时打求助电话,从时间上讲,事发后几分钟才是合理、合适。

尸检报告表明左颞顶2.9厘米长头皮挫裂伤及头皮下发炎,而头部外伤是因为被害人倒地瞬间与地面撞击造成,并非直接拳头击打造成,被害人冠心病的病情极其相当严重,被害人的自身情绪已经造成病情急剧险恶所致,从而导致跌倒在地直至抢救无效丧生。

0 5

定性

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,与检方指控的内容并无二致。

关于定性问题,苍南县法院认为,被告人杨观宝与被害人郑陈梅因家庭琐事纠结、打斗,随即杨观宝拳击郑陈梅头部,其作为成年人,应当告诉该不道德不会造成他人头部受伤或倒地摔倒。

但其仍然实行该拳击行为,其主观上具备损害他人身体的故意,且郑陈梅的丧生与杨观宝的损害行为具备必要的因果关系。

杨观宝应当对郑陈梅的死亡承担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刑事责任,其不道德已包含故意伤害罪,且致人死亡,辩护人据此所提意见,未予采纳,而公诉机关指控正式成立,予以支持。

被告人杨观宝案发后坚称他人报警而在现场等候抓捕,且需要如实供述犯罪事实,具有讯问情节,予以从轻处罚。辩护人从轻处罚的申辩意见,予以采纳。

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、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,苍南县法院判决被告人杨观宝犯故意伤害罪,被判有期徒刑十年。

判决书表明,杨观宝现羁押于苍南县看守所。

记者留意到,2019年杨观宝被法院列入“容许高消费人员”,其公司股权也被冻结。

周兆成律师(右)与受害人家属。

0 6

疑点

在郑陈梅家属和二审代理律师周兆成显然,这个案子没有那么非常简单,而不应属于因涉嫌故意杀人罪控告,并已准备着等候二审开庭。

首先,郑陈梅血迹否被清理,动机是什么?

郑陈梅的6岁女儿证言表明,妈妈被爸爸打倒在地后,就流血了。郑陈梅的哥哥证言也显示,在医院发现妹妹后脑勺有口子,头发有血迹,有清水清除过的痕迹。而杨观宝在供述时称,曾给昏倒后的郑陈梅喂水,且拿了一块蓝色毛巾涂抹。但是,后来那块蓝色毛巾不知踪迹。

其次,郑陈梅丧生,否接受动物攻击所致?

尸检显示,郑陈梅头上有2.9厘米宽的挫裂伤,而拳头打不出这种伤口。值得注意的是,杨观宝在供述时说过,两人吵起来后,他曾转移到客厅,躺在沙发上吸烟。家里一直放置有烟灰缸,但是随后烟灰缸也消失不见。

关于案件判断上,同时有两方面存疑:

一方面,验尸结果显示郑陈梅病死心脏病,但是在其家人的印象中,郑陈梅从未有过任何患心脏病的迹象,之前郑陈梅还在医院做过身体检查,也并未发现心脏有问题。

一方面,在医院时候,杨观宝曾以女儿无人照料为由,试图离开,被郑陈梅哥哥拉寄居,且有隐瞒是否有血迹嫌疑,不应认定为自首。

来源:潇湘晨报

编辑:申鹏洁

上一篇:浙江丽水是一座怎样的城市? 上一篇:金华市政府-金华开发区文旅康养产业闯入新蓝海

您可能也感兴趣:

推荐阅读

图文欣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