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当前位置: 首页 > 专业观点

从3毛钱到4块钱,金华最传奇的甜酒酿,这位71岁的老人一做就是30多年……

时间:2018-07-10 来源:浙江热线

《大凡哥看金华》人物篇第一期:

从3分钱到4块钱,71岁老爷子在金华卖了30多年的甜酒酿……

“卖甜酒酿喽——”

你是否听到过这样的吆喝?

悠久的喊声穿过大街小巷,飘过石板窗户

将一份盛夏时节的慵懒醉意与绵和甜蜜

传递给每一个金华人

金华有如许一位老爷爷,本年71岁

他做甜酒酿、卖甜酒酿已经有30多年了

这是属于金华老基本的味道

据说小时间吃过他甜酒酿的人

现在都已经做爹妈了……

图中的这位白叟,也许你们叫不出他的名字,但你们在金华的街头巷尾,必然见过他。纵然没有见过他的状貌,也一定听过他的叫卖声——“卖甜酒酿喽~”

白叟名叫陈冠兵,本年71岁,他在金华卖甜酒酿已经有30多年了。前些年,他骑着一辆自行车穿梭在金华的大街小巷,从柳湖花园到白龙桥,你都可以见到他的身影。泡糯米、蒸糯米、放酒曲……他做的传统甜酒酿,许多金华人从小吃到大,就和奶奶做的饭菜日常,是小时间的记忆,爷爷奶奶的味道。如今老人家的腿脚不似从前那般利索了,就换成了电动车,依然在金华的街道马路上吆喝着克己的甜酒酿,这画面早已成为金华城的一道风物。

老人的声音很洪亮,以前我一向认为他的吆喝声都是预先录好音播放出来的,如今我才知道,这每一声响彻街头巷尾的“卖甜酒酿喽~”都是他亲口吆喝出来的。他很爱笑,一笑就露出近八颗牙齿,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线,一点儿都看不出他已经年逾古稀。然而白叟眼角挤出的几道褶子,沾染了些许岁月风霜,很是熏染人,让我看了也会不由地跟着一路笑了。讲话间,时时有几个电话打来问他购置甜酒酿,他说不管是好天照旧下雨天,不管路程有多远,他都要给客人亲自送已往。

就在我们聊天的过程中,一位奶奶恰恰路过,她操着一口金华话对白叟说:“给我来一碗甜酒酿!”看到我在采访卖甜酒酿的老人,奶奶很感动地报告我,她吃这口甜酒酿已经十几年了,路上一听到有叫卖声就拦下来买一碗,“畴昔我女儿生孩子的时间,就是吃他做的甜酒酿,现在我外孙女都15岁了。”她还说最早以前这甜酒酿是卖3毛钱一碗的,这么多年吃过来了,才涨到4块钱一碗,照旧原来的味道,一点没变!

实在,我也是老爷爷的忠实粉丝,畴昔住在将军路的时间,每到炎天的午后,他就会载着一车甜酒酿骑到将军路,我时常会买上一碗。记忆里,酒酿在掀开酒缸盖布的那一刻,周围是分量扎足的酒糟,米多汁少,那个香味现在回味起来都是甜甜的,既解暑又解馋。

古稀之年的老爷子,本或许安享老年,为什么还要这么辛劳做甜酒酿上街卖呢?老人笑着说本身什么都不会,只会做甜酒酿,这一做啊,即是几十年。对了,其实陈冠兵白叟并不是金华本地人,而是绍兴人,浙江的各个县市都曾留下过他卖甜酒酿的身影,自从30多年前来到金华,就再也没有脱离过这里……在吃的规则中,风姿重于绝对,陈冠兵白叟三十多年的这一份执守,即是铭记于我们本地民心中最醇香的风味。

白叟有一儿一女,都不在身边,只有他和老伴在金华。老伴也在卖甜酒酿,但跟他差异的是,老伴有坚固的门店。不过由于店面房钱逐年上涨,再加上岁数已高,身材不如早年健朗,他们夫妻俩设计卖到今年9月份就不做了。他有些无奈地说道:“累了。”

他在金华生涯了三十多年,常年穿梭于金华的大街小巷叫卖甜酒酿,对金华的相识水平,怕是比很多土生土长的金华人还要认识,同时他也见证了金华这三十多年来的变迁。当然他更是金华人所认识的“阿谁人”,绝不浮夸地说,在金华,许多人是吃着他的甜酒酿长大的!我曾经在同伙圈里发过一张白叟的照片,问大家认识他吗?险些全部人都中兴“我认识、我知道他、我看见过他……”这也是《大凡哥看金华》栏目人物篇第一期就写他的原因,我想写一个大大都多半金华人都认识的人!

临走的时间,老人特地端了两碗甜酒酿给我,闇练地把碗里的酒酿倒入纸盒,让我带回去给同事们尝尝。我正要掏钱,他却不愿收,一蹬车踏脚,就消失在街道的止境了,我想拍一张他的配景照片都没来得及。这时太阳已经落山,染红了街道,染红了这座都会,叫卖声缓缓消融,我垂头闻了闻,是糯香留齿的酒味,不知这认识的叫卖声什么时间能再途经家门口……

- End -

作者:大凡哥 八妹

上一篇:浙江:在册网络社会组织突破300家 上一篇:杭州公共租赁住房萍水人家小区随拍

您可能也感兴趣:

推荐阅读

图文欣赏